返回列表 发帖

[其他] 郭文贵的大时代



1999年,郑州,我在一家报社实**,开始正式接触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有一天,跟随老师采访,地点在当地最豪华的酒店那个酒店,叫裕达国贸,是当年郑州的最高大上地标建筑在一个豪华的房间里,我们见到了一个和尚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那个房间的奢华

和尚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说,这是朋友安排的总统套房

听了和尚用方言声讨了一番Falun功,我们将他的见解刊发在了第二天的报纸他讲了什么,我完全忘了这么多年来,和尚知名度越来越大但我还是对那个被它称作总统套房的地方,记忆深刻

后来我有去过几次那个酒店,还乘坐过那个酒店的豪华专车记得,酒店的那几辆豪车,车牌号都由一串相同的数字组成

直到十五年之后,我才知道,这个酒店的主人,叫郭文贵这个酒店建成于1997年,这一年,郭文贵30岁出头这个酒店耗资26亿,郭文贵也因此欠了银行好多个亿

一个人能够在而立之年欠账好多亿,那他一定是一个超凡的人

2015年春,腾讯财经财新,相继挖掘了郭文贵的超凡的发迹史

这些文章,共同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农村孩子,没什么学历,在这个大时代,一步步将自己镶嵌入权力体系,在市场上左冲又突,神奇地攫取了巨额的财富就在他看似将要达到更高的人生顶点时,他游刃有余的丛林,生态突变,他依赖的权力体系骤然崩塌,他也从一个猎手,正在沦为猎物




一个少年得志的男人背后,往往有一个女人

1992年,郭文贵大约25岁,结识香港女商人夏平次年,双方成立郑州裕达置业以港商为背景,成立一年的裕达置业,拿下郑州市政府小区拆迁改造工程,在郑州市委市政府旁边,开建高逾200米的裕达国贸酒店

郑州,由此成为郭文贵,厮杀政商两界的练**之地

裕达国贸建设的时候,生于1941年的王有杰,是河南省委**郑州市委**郭文贵有本领直奔当地的权力高层,神奇地结识了王有杰,并与其子关系非同寻常,以至于,王**家的一部分财产,放到裕达国贸存放这样的关系,显然会让郭文贵掌握王有杰的很多秘密

大约10年之后的2005年,已经是河南省****会原副主任王有杰,因严重重违纪违法落马王在落马之前,曾遭到郭文贵举报

2000春节前的一个寒夜,仍然在实**的我,追随老师赶到河南省交通厅那晚,我见到了省交通厅副厅长石发亮

两个月前,河南省交通厅厅长张昆桐被立案调查此事,主持工作交通厅工作的石发亮本应该踌躇满志

石厅长表现得很亲热,管我的老师叫妹子,言语之中,透露着辛苦和不易那天晚上的焦点访谈,曝光了郑州汽车南站在春运中违规的事情我们和石厅长追随副省长张洪华连夜到了南站

焦点访谈引发的不愉快,很快就过去了

数月后,的2000年5月石发亮被任命为交通厅厅长,进入了他的人生巅峰于是,他遇到了郭文贵,或者说,随着他的掌握了河南交通大权,他一步步进入郭文贵的圈套,成为郭文贵的猎物

在这个巅峰2年半后,也就是2002年的12月,石发亮落马

又过了十二年,我才知道,石厅长是如何被郭文贵猎杀的:郭文贵用美**惑,然后,把石厅长享用美色的过程录像了




郭文贵对高科技的运用,显示了他的天才和超前(若干年后,重庆的雷政富落马,就是因为在享用美色的过程中,被录像)

用那一段录像,郭文贵胁迫石发亮,让中原高速股份有限公司购买裕达国贸大厦西塔三层楼,价格约为当时市场价的3倍

但这仍然缓解不了资金危机郭文贵的商业天分,太过超前,他在郑州的事业,还是烂尾了郭文贵一度远走海外

重要的不是挣到多少钱,而是逐鹿中原,郭文贵掌握了游走政商两界的秘诀

他的秘诀是,结交权力,抓住权力的**,胁迫权力为他所用

一个崭新的,属于郭文贵的时代开始了耳边,响起了纸牌屋的片头曲伟大的首都,站在了脚下

就在石厅长倒下的那一年,郭文贵通过与国务院政法系统的前官员,局级干部林强合作,收购了后来的鸟巢旁边的一块地,开建大楼摩根中心资金链紧张,再度困扰郭文贵工程停工,眼看阑尾北京市将这个项目认定为问题工程形势岌岌可危

2006年5月,郭文贵推开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的门,手持1亿元的支票,要求保住对摩根中心的开发权

刘志华的厄运就此开始,1个月后,被宣布遭调查

如此剧变,源于郭文贵握住了刘志华的**:他手上有一段**视频,而且,视频通过特殊的渠道,直达天听,到了最高层

摩根中心重新回到郭文贵的手中如今,它伫立在北京北四环边上,长相奇葩,名叫盘古

能够轻易地给副市长拍摄小电影,能够顺利地将小电影送进中南海,说明郭文贵又握住了更高权力者的**

种种迹象表明,郭文贵结交到了马建和令计划马建曾是国安部副部长,目前已经落马




在马建手中的国安力量作用下,刘志华助情妇夺走摩根项目的计划泡汤郭文贵拿回自己的项目,马建获得应得的利益,国家除掉一个腐败的副市长

公开报道显示,马建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帮助郭文贵在商场上巧取豪夺,一度所向披靡正是以这种方式,郭文贵顺利控股民族证券,进入金融领域但马建的落马,已经埋下伏笔

故事到了这里,对于郭文贵来说,一切都很美好:财富在手,**在握,郭文贵,已经在权力和财富的丛林里,找到了支配财富驱使权力的最佳体位,剩下的,就是人生的**

2008年前后,或曰资本游戏,或曰巧取豪夺,郭文贵顺水顺风

每一个既得利益者,或许都会这么想:如果,一切都定格到这里,该有多好什么石发亮,什么王有杰,他们在监狱里消磨他们的余生就好了

这世界不会为谁停止运转你可以站在山巅,却无法阻止山崩权力的游戏,是一幕接着一幕上演的;权力也是有有效期的,过期不仅作废,而且会腐烂

整个2014年,摧枯拉朽,势如破竹,一个个自认为站在巅峰的人,像被收割的庄稼一样倒下一个新的时代,像一辆装甲车一样,已经从2012年不可阻挡地驶来

最早是2012年3月的一个夜里,北京北四环盘古大观附近的一场车祸据说,车上的那个姓令的年轻人,带着两个姑娘,飙车前往盘古大观方向,路上车毁人亡由此,拉开了一个家族倒掉的序幕

崭新的时代,在那个春天慢慢酝酿

善于攫取利益的郭文贵,已经嗅到了异样的气味,甚至远避海外这片土地上,有他丰厚的利益,他仍然要以他独有的方式,继续战斗,那就注定,仍会有人倒霉

谁呢,当然是与他结交而又轻视他的人,比如,李友,北大方正集团操盘者




李友多年前在郑州时,就认识郭文贵郭文贵在权力层的游走,对李友而言,应该具有一定的诱惑力据说,经郭文贵介绍,李友认识了马建

在吃下民族证券的过程中,郭文贵再次面临资金紧张在此背景下,民族证券与方正证券重组,更为方正证券的子公司,郭文贵也因此获得了方正证券的股权这埋下了一颗炸弹

或许李友发现,郭文贵并不满足于在方正证券的持股比例,而是意欲是吞下整个方正证券而方正证券是方正集团最优质的知产,市值一度1500亿

方正证券是方正集团最赚钱的业务,引狼入室的李友显然不甘,而且,它似乎也轻视了郭文贵的能量,更没有汲取前人倒在郭文贵手下的教训

2014年秋的一个夜晚,政泉控股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对李友等方正高管的举报材料

随后,李友等方正集团多名高管协助调查,马建落马

在资本市场游走多年,在北大方正改制并不彻底背景下实现这个校办企业资产扩张的李友们,坠落得悄无声息

如今看来,李友当年以民间资本身份进入北大方正,并与北大共同持股这个校办企业,这类似于若干年后被提出的混合制但随着李友们手中的股权市值的膨胀,他们或许面临一个追问:国有资产是被做大了?还是流失了?这是经不起追问的




这些轰轰烈烈的较量,仿佛被一只大手掌控世界一下子安静了,远走海外的郭文贵,应该已经清晰地听到,他构建的世界,正在崩塌的声音

郭文贵为什么能够神奇地战无不胜呢?

如今看来,原因很简单,郭文贵通过高官结盟,甚至可以驱使国家机器,能不所向无敌?

郭文贵为什么突然失去了魔法呢?

如今看来,原因也很简单,当狐狸背后的老虎倒下,狐狸也就成了一只病猫

所以,如果商人只是商人,官员只是官员,如果二人之间不能存在交易空间,如果二人之间不能进行权钱结盟,那么许多传奇将难以上演如果政商可以勾结,如果权钱交易,人性的贪婪,将会肆无忌惮地膨胀

郭文贵的过人之处,不仅在于攀附权力,而且能够握住权力的**,不仅在于与权力称兄道弟,而且能够胁迫权力

他将自己的公司取名为政泉控股,似乎暴露了一颗政权可控的野心

只是,权力也有有效期,郭文贵并不能总是幸运地获得渡向更大权力的船票他的权力游戏已经结束,给我们留下了这个时代,一个血腥的切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