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户籍上的故乡

6已有 860 次阅读  2023-05-28 07:39
        前段时间一对小情侣惨死印尼巴厘岛,微博上有职业警察大v分析:肯定是酒店方与杀手内外勾结。
        今天在网上看到与真相最接近的推测了:被放血而死的年轻男子来自邵东,并不是富二代,职业是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的中间商,代上家收钱的打工者,收了下家的钱没有及时交给上家,被上家追杀,躲了一段时间仍旧没有躲过。在很多国家把区块链定性为非法交易后,印尼仍旧保护数字货币交易(也可以理解为保护地下钱庄与欺诈性交易),所以案件发生在印尼。
        赵v嫁的黄某曾经是神秘的新加坡富商,网上传言他曾是许宗衡司机,他的财富来自于许的海外资产(这个消息不太可靠,如果真有那么多资产早被没收国有了)。赵v全家潜行法国之后,有人扒皮了:黄父诈骗+传销,没有入刑。黄到深圳从事花场生意,与许因此结识,沆瀣一气,积蓄了大量资产。许入刑,黄到海外躲了几年,洗白上岸。黄自称是武汉人也不算很错,因为解放前的宝庆在武汉有四个码头,四舍五入也算武汉人了。
        邵阳的另一位名人是何清涟,九十年代有名的经济学者,公开揭了侵吞国有资产者的画皮,不得不滞留美国。百度了一下她的年纪,快七十岁了。
       陪老爷子清明回去,经过邵阳六中,他忆及往事,小升初被一个享受少数民族政策的回回顶替了名额,差一点成了失学少年。忆及小时候他讲的民间故事:老穆被猪养大所以不吃猪肉—原来是宿怨才会传播这样的故事。
      00年后邵阳两年换一次大领导,大都是外地人,捞一笔政绩就走人,所以邵阳的建设落后于时代,最近十几年污染严重,得癌症的人很多。去年疫情,农村也死了很多人。邵阳治安还可以,物价不贵,新城区高楼大厦很有现代气息,新农村建设后水泥路从城区通向每一个小村庄。清明期间火车票卖光,公路上塞车,因为有很多人从外地回来挂青。
       合肥疫情起起伏伏,有一段时间是从长丰开始传播,合肥媒体主动把长丰与合肥割裂开来,合肥老百姓把这当个逢高踩低的笑话。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按旧例,把邵东与邵阳分开来,毕竟两地风俗不同,比如邵东做生意的多,邵阳在外务工的多。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