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地藏菩萨本愿经白话解释 - 弘一法师鉴定 ( 三十)

2已有 7185 次阅读  2011-06-12 10:48   标签大佛顶首楞严经白话 
继续 ... 
 
 

地藏菩萨本愿经白话解释

 

【尔时,阎罗天子,胡跪合掌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与诸鬼王,承佛威神及地藏菩萨摩诃萨力,方得诣此忉利大会,亦是我等获善利故。我今有小疑事敢问世尊,唯愿世尊慈悲宣说。】

(解)这时间,阎罗天子胡跪著,合了掌,对佛说:‘世尊!我们今天和诸般鬼王,承佛的威神,以及地藏菩萨大菩萨的福力,方才得到这忉利天宫的大会来,这也是我等可以获得善利的缘故。现在我们有一点细小疑惑的事情,敢来叩问世尊,唯愿你世尊,发慈悲宣扬演说这事情。’

(释)我等,是概括的指十殿阎王,既然仗了佛菩萨的力,到了天宫,又得在这法会,闻法修心,还能听地藏菩萨处处法化的方便法门,这就是他们所获的利益,但是还有几处疑点,所以要问佛说明白了。

 

【佛告阎罗天子:恣汝所问,吾为汝说。】

(解)佛告诉阎罗王说:‘随便你问就是了,吾来给你们说明白。’

(释)恣,是放纵的意思,是叫有所疑的事情,不必隐瞒,也不必避忌,任你的意来问,没有不解说给你听的。这正表示世尊,有无限的慈悲。

 

【是时阎罗天子瞻礼世尊及回视地藏菩萨,而白佛言:世尊!我观地藏菩萨在六道中百千方便而度罪苦众生,不辞疲倦。是大菩萨有如是不可思议神通之事。】

(解)这时间,阎罗天子瞻望著礼拜世尊,及回过头来,顾视地藏菩萨,而对佛说:‘世尊!我观瞧著地藏菩萨在这六道之中,想出那千万种的方便法子而救度这罪苦的众生,一些也不怕疲倦,这大菩萨竟有像这样不可思议神通的事情。

(释)回视地藏菩萨,是欲赞叹他的现像:菩萨现在梵天,教化天人除去憍慢;现在人道,教化我们布施守戒;现在地狱,替代罪人就苦;现在饿鬼道,使他们都饱满;现在修罗道,教化他们调伏恶心;现在畜生道,教化他们都得智慧。总之他在六道中,随机应化,救度众生,从无量劫以来,没有现出一些疲倦的样子,这种勇猛的智慧,都可表示他不可思议的神通。

 

【然诸众生,脱获罪报,未久之间,又堕恶道。世尊!是地藏菩萨既有如是不可思议神力,云何众生而不依止善道,永取解脱?唯愿世尊为我解说。】

(解)‘然而这诸众生,刚才解脱所获的罪报,没有多久的时间,又堕入恶道里去了。世尊!这地藏菩萨既然有了这样不可思议的神力,为甚么众生而不肯依止善道里,好永远的取得解脱?唯愿世尊,给我解说出来。’

(释)地藏菩萨,他既然有这样的神力,为甚么不使众生永久的依止在善道里?又为甚么得到解脱了以后,又堕到恶道里去了呢?这还是菩萨的神力不及呢?还是众生的心力不及?所以要请佛解说这疑点了。

 

【佛告阎罗天子:南阎浮提众生,其性刚强,难调难伏。是大菩萨于百千劫,头头救拔如是众生,早令解脱。是罪报人,乃至堕大恶趣,菩萨以方便力,拔出根本业缘,而遣悟宿世之事。】

 

(解)佛告诉阎罗王说:‘南阎浮提的众生,他的生性很刚强,难调和他,又难去制伏他,这大菩萨于百千劫以来,一头一头的去救拔他们,像这样的众生,早令他们得到解脱;这应受罪报的人,乃至于要堕落在大恶趣里去了,菩萨用方便的方法,拔出他们的根本业缘,而遣令他觉悟他宿世的事情。

(释)地藏菩萨虽然也知道众生刚强,难调难伏,也要凭著他不倦的神力、慈悲的心肠,一头头来救拔我们。用种种的方法,刚的使他柔;强的使他和;罪报轻的,给他救拔;罪业重的,应堕阿鼻大地狱的,也用方法去拔除他的业缘。

一切诸恶,都是从贪爱立根本的,贪同树根一样,贪根不拔去,他的贪念常在;爱不截断,爱则润生;所以说,贪爱一拔除,一切业障恶习,像烈日消薄冰一样。根本业缘既拔去,宿世的事情,自然都会觉悟的,可知能依十善业,便能解脱生死了。

 

【自是阎浮众生结恶习重,旋出旋入。劳斯菩萨,久经劫数,而作度脱。】

(解)‘自然是阎浮提众生,结恶的习惯重的缘故,所以像旋转一般的,一旋出恶道,又旋入恶道了。劳苦了这菩萨,经过了久远的劫数,而专门做他救度解脱众生的事业。’

(释)现在菩萨为甚么还没有把众生都作永远的解脱呢?实在因为众生造恶的业力太重了,像扑火的飞蛾、作茧的春蚕一般的自作自受,所以菩萨要一个个的,细细的替我们解脱,经久远劫数的劳苦,终得不到暂时休息的机会。

 

【譬如有人迷失本家,误入险道。其险道中,多诸夜叉及虎狼师子、蚖蛇蝮蝎,如是迷人在险道中,须臾之间,即遭诸毒。】

(解)佛继续说:‘譬如有人迷失了他本来的家乡,错误的走进危险的道路中去。这危险的道路中,有许多的夜叉,以及虎狼狮子蛇蝎等毒物,这迷人一些不知道,只在这迷路中走去。在须臾的时间,就要遭著诸般的毒物害死了。

(释)有人,是指三界十恶众生,这人既然迷失了法性的本来家乡,误走入了生死的险道中,就违背了智觉,去合上了尘障,流落在五浊恶世的险道中了。

飞行夜叉,譬如做了人的五利使;虎狼狮子等,譬如做了人的五钝中的慢使;蚖蛇蝮蝎,譬如做了人的嗔毒使。像这样放纵十使十恶业的人,就是在迷途中了。须臾之间,就被那贪嗔痴三毒的中伤,害死了法身慧命,这正是无形的危险呀!

 

【有一知识,多解大术,善禁是毒,乃及夜叉诸恶毒等。忽逢迷人,欲进险道,而语之言:咄哉男子!为何事故而入此路?有何异术能制诸毒?】

(解)‘有一个有知识的人,多能够了解大的法术,很会禁制这各种毒害,乃及夜叉一类诸般恶毒害命的东西。忽然碰见了迷路的人,将要走进这条危险的道路里去,便连忙告诉他说:“喂!有这样奇怪的男子!你为了甚么事情,要走进这条路去?你有甚么异常的本领,能够会制伏这许多的毒物?”

(释)地藏菩萨是前佛之后,后佛之前的,唯一无二的大智识,多解一切佛法,有调伏一切众生身心的法术。善禁,就是持戒律,可以使你诸恶莫作。五逆十恶等,以及其他一切恶事,都可以称为毒物。咄者,是警觉人发急的声音。忽逢,是菩萨逢机教道,逗留凡愚,使他们勿进这危险的迷路里去。

 

【是迷路人,忽闻是语,方知险道。即便退步,求出此路。是善知识提携接手,引出险道,免诸恶毒,至于好道,令得安乐。】

(解)‘这迷路的人,忽然听到这话,方才觉到这是险道,即便退步了,想求出这条险路。这个善知识,就提携他、接挽他的手,引他出了这条险路,免得这许多的恶毒物去害死他;再使他到于很好的道路里去,令他得到安稳快乐。

(释)忽闻,是听得四谛的妙法,方才知道走错了路,就亟急退步,去寻本来的家乡。是善知识,就是知道一切法门,识众生根本的人。去教化他人灭恶行善,就是提携扶助,出这危险恶毒的迷路。善事渐渐的积得多了,自然可以到天道去享安乐。

 

【而语之言:咄哉迷人!自今已后,勿履是道。此路入者,卒难得出,复损性命。是迷路人亦生感重。】

(解)‘既然把他救出了,再告诉他说:“喂!你这迷人!自从今天以后,不要再走这迷道了,走进了,终于难得走出的,又复损坏了性命。”这迷路的人,听了他的话,也生出感激尊重的意思来了。

(释)咄者,是再警醒他的用意,如今勿再重造恶业,再入三途的生死轮回的险道了,因为这险道,有五尘六欲,往往迷障住了你的本性方向,使你奔走不出,结果终损害了性命。现在他被这善知识一救出来,真如飘流者得到还家,沉溺者得到登岸,还有不感激尊重的么?

 

【临别之时,知识又言:若见亲知及诸路人,若男若女,言于此路多诸毒恶,丧失性命。无令是众,自取其死。】

(解)‘这知识者,和这迷路的人临别的时间,又同他说:“你倘若见了亲族和相知的朋友,以及诸多无知识的人,走进这条迷路中的,无论他是男是女,你要同他去说:“这条迷路,有许多恶兽毒蛇,你进去就要丧你性命的!”你终要同他们说的,不要令他们自己去取死呀!”

(释)这一节,上段是教他转告;下段是教他转告的方法。总之,我们无论是甚么人,见他走进了这条恶毒的迷路,就要想种种的方法,去警觉他,赶紧的叫他退出来,不要叫他自己去寻死;再教退出来的人,一样的去指导人家。这样一来,自然可以辗转传化无穷尽了,也就是自利利他的正法。

 

【是故地藏菩萨具大慈悲,救拔罪苦众生,生人天中,令受妙乐。是诸罪众,知业道苦,脱得出离,永不再历。】

(解)‘是为了这缘故,地藏菩萨具了很大的慈悲心,救拔罪苦的众生,生到天道中去,令他去受很好的快乐。这样一来,这诸般的受罪苦的众生,方才知道了这业道中,有这样的苦趣,一经解脱得著出离,自然永远的不肯再来经历这苦趣了。

(释)这一节,是表明譬喻的意义。地藏菩萨具有大慈悲,视这许多的罪苦众生,如同自己的身体一样。给他的快乐,就是拔他的苦楚,这一类的罪苦众生,一受到天道里的快乐,方才知道业道的苦楚,自然知罪悔过,不敢再造业了。

 

【如迷路人误入险道,遇善知识引接令出,永不复入。逢见他人,复劝莫入。自言因是迷故,得解脱竟,更不复入。若再履践,犹尚迷误,不觉旧曾所落险道,或致失命,如堕恶趣,地藏菩萨方便力故,使令解脱,生人天中,旋又再入。若业结重,永处地狱,无解脱时。】

(解)‘像这样迷路的人,误入了险道,遇到了善知识,引接了令他退出,永远不再走入了险道;碰见了他人,又复劝他不要走入。自然因为有这迷路的缘故,所以能得到解脱的境界;既然得到了觉悟解脱的境界,自然不再走入了。

倘若再要履践进去,并非是正真的觉悟,一进去,还是照旧要迷误的;一迷误,就不觉得这是旧时曾所堕落的险道了,或再仍旧伤失了性命。

这正像堕入了恶趣一样,譬如有人,虽然靠地藏菩萨方便救度之力,解脱了恶趣之苦,而转生于人趣天趣之中,但是他脚力不坚,仍旧退落于恶趣之中,又去造种种恶业,等到恶业重时,便永远处在地狱内面,受诸苦恼,再没有解脱的机会了。’

(释)这一节是直接上文,结恶习重,旋出旋入一段。既然出了三途,生在天道,自应该精勤的修习。现在他因为习惯的结恶,还没有除尽,重新又造了恶,所以又要堕到迷途里去。

本性一迷,自然不晓得这条路是从前走过的。倘若不失性命,是夙世还有一些善根,出险也很快;若失了性命,不但不拔除根本业缘,连宿世的事都迷住了,和堕落恶道有甚么两样呢?

 

【尔时,恶毒鬼王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我等诸鬼王,其数无量。在阎浮提,或利益人,或损害人,各各不同。然是业报,使我眷属,游行世界,多恶少善。】

(解)这时间,恶毒鬼王合了掌,很恭敬的对佛说:‘世尊!我们诸般的鬼王,他的数目,是多得没有限量的,都住在这阎浮提世界里,有的去利益人们,有的去损害人们,所做的事情,都各人各不相同的。然而是都根据了众生自作的业报,遣使我们的部下眷属,到世界上去游行鉴察,但是众生都是恶的多、善的少。

(释)恶毒鬼王,是鬼王的领袖,所以要先代他们的大众发言了。鬼王有威德的,也有宫殿居室;没有威德的,都散住在草木坟墓,以及粪秽不净的地方。

本来我们的人,无论男女,都有鬼神追随守护的,但现在为甚么反要受鬼神的触犯呢?这都是我们世人,专做杀、盗、淫、谎、贪、嗔等邪事,自己去引动他的。

要晓得他们的总旨,是这样的,见你是善人,他都保护你,见你是恶人,他们都来损害你,世间上的人恶的多、善的少,所以世间上的鬼神,也变成恶的多、善的少了。

 

【过人家庭或城邑聚落、庄园房舍,或有男子女人修毛发善事,乃至悬一旛一盖,少香少华,供养佛像及菩萨像。或转读尊经,烧香供养,一句一偈。】

(解)‘这许多游行的鬼神,行过世人的家庭,或是行过城邑、聚落、庄园、房舍时间,或见了有男子女人,修做了像毛发一般的善事,乃至于悬一幡、一伞盖,少许的香、少许的花,供养佛和菩萨的像,或转读各种的佛经,烧香供养,一句一偈的经文。

(释)不要说是省城、县邑、乡村、聚落一等的大地方,就是我们所居的半间一室等的小地方,也有鬼神鉴察著的,所以孔圣要说‘十手所指,十目所视’了。就是你在极幽密的地方,做一些极细小的善事,将来也有极大的福报给你;你若做一些小恶,将来自然也有极大的恶报给你的。所以古人说:‘勿以善小而勿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因为事情虽小,报应却都是很大的。

 

【我等鬼王敬礼是人,如过去现在未来诸佛。敕诸小鬼,各有大力及土地分,便令卫护,不令恶事横事、恶病横病乃至不如意事,近于此舍等处,何况入门。】

(解)‘倘若做了上节所说的,悬幡、烧香、鲜花等供养佛菩萨的人,我等鬼王,都敬重礼拜这人,像敬礼过去现在未来三世的诸佛一样;督敕著许多小鬼,各个都有大力的小鬼,以及土地分神,教令他们保卫拥护,不令凶恶的事、横暴的事、恶毒的病、凶横的病,乃至于不如意的事,来逼近这宅舍所在的一等地方,何况令他们入门呢?’土地分,是说分界所守的本分。

(释)为甚么只做了些供养佛一类的细小事情,他们就要这样敬礼我们呢?因为念佛、礼佛、敬佛,将来必定成佛,况且三世诸佛,都从小善而积成的,所以他们要这样的敬礼卫护了。既然有这许大力鬼神在屋宅外守御,那横祸、恶事、凶病时疫一类,还能够近门么?这样一来,还有甚么事不如意呢?

 

 

来源:http://bookgb.bfnn.org/books2/1196.htm#a13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