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口罩情

9已有 515 次阅读  2021-09-09 18:05
疫情之初,我在Ohio的朋友最早报告学校疑似出现病例,但口罩已经脱销,于是我在我村walmart抢购了最后一盒一次性医用口罩想给她寄过去,后来发现是虚惊一场,就没有寄。我在明州的朋友仍然计划去非洲赞比亚,为了路上安全起见我把口罩寄给了她,一包就十个,路上应该够用,但疫情不断蔓延,他们的旅行最后还是取消了,于是她又把五个口罩给我寄了回来。来回邮费早超过了口罩价格。

那时CDC已经开始建议戴口罩,但整个美国都在缺口口罩。好在国内已经恢复生存,好友给我寄了一批过来,100个一包,整整6包,我分给同事一些,自己每两周出门买菜的时候会戴一个,所以消耗得不多。虽然我已经开始帮村里做布口罩,但毕竟没有过滤层,所以我觉得更多的是起个警示作用,自己还是戴朋友寄来的一次性医疗口罩。家里有口罩,心里不慌。

比起很多今年才开始回到教室上课的老师来说,我们学校的老师真的是用生命在教课,去年秋天就开始戴着口罩上课了。那时疫苗还没有批准,我们就这样戴着口罩完成了2020-21学年。每节课一个口罩,有的时候滴两滴薄荷精油还能凑合多戴一会,但大部分都是摘下来就扔了,因为口罩的材质吸附性很强,哪怕是自己的口气,味道也真的不好闻。五月的第二个星期,也就是课程结束的那个星期,我终于打了第二针疫苗,然后很快过上了不用戴口罩的暑假,把剩下的200多个口罩收拾起来了。

谁知道Delta会卷土重来,打了疫苗的都会突破,更别提没打疫苗的。而且我们学校的政策是不能问学生打没打,也不能要求学生戴口罩,我们能做的只有自己再次戴起口罩。一次性医疗口罩的缺点是两边并不能好好贴合脸部,而且讲话多了就容易下滑。于是在东岸的朋友又给我寄来一批鸭嘴口罩,贴合性要好一些,她还给我寄来一些透明塑料面罩,这样我教发音的时候学生就能看见我的嘴型。按说这些都应该学校提供,学校不给力我就只好靠朋友了。是所谓 ”患难见真心,口罩传真情。“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