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中国的流氓教育

10已有 1404 次阅读  2022-06-01 09:31
小学课本中的一些流氓,拜金,崇洋媚外插图引起社会关注。
我几年前就厌恶美国的中文学校的汉语课本并写过文章。比如胡编乱造的爱因斯坦和三个小板凳。华人小孩跟外国小孩一起,外国小孩成为领导者,说明作者潜意识崇洋媚外还传播崇洋媚外精神。所有的课文,明明是教小学四五年级的水平,但是读起来嗲声嗲气的,仿佛三岁小孩在叫春,当然三岁小孩不会叫春,但是写出四五年级的课本给人感觉是三岁小孩在叫春难道不是更令人作呕。正好我的小孩学得不好,因为生字开始没有记住,课文又越来越长,我领读感到别扭,就让他放弃了。

学这样的课文,不但语文水平很难长进,而且价值观变得扭曲病态。比如有一个版本“爱因斯坦和三个小板凳”开头是这样说的:“爱因斯坦上小学的时候,不爱说话,同学认为他笨,老师也不喜欢他。”

这么简单的几句话,有这样客观效果,歧视不爱说话又笨的同学是合理的。

并且,很奇怪,这么短的一篇文章,竟然有很多版本,也不知作者是谁,仿佛谁都可以乱编一下,出一个新版本。

在手工课, “爱因斯坦交给女教师的是一个制作得很粗糙的小板凳,一条凳腿还钉偏了。满怀期望的女教师十分不满地对全班同学说:‘你们有谁见过这么糟糕的凳子?’同学们窃笑着纷纷摇头。老师又看了爱因斯坦一眼,生气地说:‘我想,世界上不会再有比这更坏的凳子了。’教室里一阵哄笑。”

这样的老师根本不配成为老师。差不多三百年前卢梭就写如何教育的“埃米尔”,其核心指导思想就是自然主义的教育。他写道“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但到了人手里就全部变坏了”。这个老师就是让人变坏,讽刺挖苦学生,引起全班哄笑。很难想像爱因斯坦时代的德国小学老师如此缺德无礼,毕竟,那时卢梭的教育思想已经在欧洲深入人心了。

“爱因斯坦脸上红红的,他走到老师面前,肯定地对老师说:‘有,老师,还有比这更坏的凳子。’教室里一下子静下来,大家都迷惑不解地望着爱因斯坦。他走回自己的座位,从书桌下拿出两个更为粗糙的木板凳,说:‘这是我第一次和第二次制作的,刚才交给老师的是第三个木板凳。虽然它并不使人满意,可是比起前两个总要强一些。’”
“这回大家都不笑了,女教师向爱因斯坦亲切又深思地点着头,同学们也向他投去敬佩和赞许的目光。”


所以说这种说教很势利眼,需要拿出“漂亮”的东西才能得到“敬佩和赞许”。完全不符合卢梭的理念:“人生来是自由、平等的; 在自然状态下人人都享受着这一天赋的权利。”

中国的很多道德说教都是一群缺德无才的应声虫自以为是的杜撰,导致道德沦丧,愚民不怠 。爱因斯坦的成功,是创立了相对论以及其他发现,这种成功不是随便一个小学生做几个小板凳越做越好就能实现的,若是如此,那么随便一个工人石匠农民都成了爱因斯坦。他的创造发明,更多是先设想出结论,再反过来论证的结果。而中国这些缺德无才的应声虫总以为教人以A导致B再导致C就会成功,误人子弟孜孜不倦。

现在中国的小学教材更离谱,有这样几篇引起大众愤怒。
在一篇所谓“聪明小故事”里讲到,“雄鸡说:主人真没用,我那么多老婆,喜欢谁就和谁亲近,主人却连一个老婆也管不住,雄鸡的话被农夫听进去了。他把老婆关进屋裡打到她求饶。之后两人和好如初,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这是赤裸裸地歧视雌性,鼓励雄性野蛮霸道,还赞美一夫多妻。事实上公鸡可以有“那么多老婆”,是因为主人把大部分公鸡先杀了,留着母鸡下蛋。自然界雌雄比例大约一比一,雄鸟根本无法有那么多老婆。


作家曹文轩,北京大学教授,另有许多头衔,是我国首个获得安徒生童话奖的作家。这样一首淫词艳曲也能放进小学教材:
姐儿生得漂漂的,
两个奶子翘翘的,
有心上去摸一把,
心里有点跳跳的。
没听说过形容姑娘漂亮可以说“漂漂的”。这种歪词算是鼓励女人让人摸,男人敢去摸。可是社会大众仍然无法接受,特权阶级诸如官僚和北京大学教授才敢乱摸女人,哪怕女人不愿意,这样的事屡见不鲜。
还有一篇有这样一段,也是这个北京大学教授的杰作:后来,叔叔的手从依依的裙子底下伸进去摸到依依的小内裤,依依笑着躲开了,“哎呀,我怕痒”。
北京大学教授期望天下女孩依着他们随便摸。

另有吴勇的插图不但很流氓,而且喜欢把小孩画成穿星条旗的,日本浪人服装风格的,或者法国的LV的十字架风格。
吴勇是同性恋流氓吗?

吴勇眼中的小孩是穿着日本浪人服饰的小流氓,学点小算术也要比比高低摆出老大气派


本质上,中国是没有文化的国家,专制霸道导致社会逆淘汰,这些团团伙伙的猥琐小人飞黄腾达便可以为所欲为,才会编出这样垃圾“教材”。如同王沪宁霸占宣传阵地一样,他的喽啰复旦的张维为之流不论写出什么样伪劣文章都可以广播于华夏。

这一群流氓,习近平是流氓之首。

6/2/2022
分享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