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长津湖”的神话

7已有 927 次阅读  2021-10-06 22:58
现在中国电影又创造了什么神话,“长津湖”票房收入25亿,云云,中国人真是穷怕了,赚了点钱就乐不可支。说是歌颂在“长津湖”战死冻死的志愿兵,但是,他们更在乎吹嘘自己,从中渔利。

中国人对死难烈士并不比其他国家更尊重,对于战争中被俘的志愿兵也几乎是当做叛徒处理。我们小时候都看过“英雄儿女”,知道主人公王成,但是王成的原型人物我们并不知道。网上一篇文章介绍:
2010年6月22日,《长春晚报》记者刘燕宁和张明辉联系到了《向我开炮!》一文的作者洪炉。他向记者讲述了当年采写《向我开炮!》一文的故事,同时也向记者讲述了《英雄儿女》主创时的一段故事。他告诉记者:“王成的人物原型有3位,他们是杨根思、蒋庆泉、于树昌。”洪炉回忆了1953年4月那一场血战之后,朝鲜石岘洞北山上的惨烈景象,志愿军23军67师201团步话机员蒋庆泉及战友,在朝鲜石岘洞北山遭到强敌围攻。绝境中,蒋庆泉向步话机高喊“向我的碉堡顶开炮!”。洪炉据此写了战地通讯《顽强的声音》。蒋庆泉呼叫炮火与敌同归于尽的事迹广为传播,人们以为他已经牺牲,并准备为他报功。然而,后来在“联合国军”交换战俘人员的名单中,却出现了他的名字。作为战俘回国之后,他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默默生活在辽西平原的乡村里。

“长津湖”战役,志愿军王牌军死伤惨重。 中共党史出版社《开国第一战》记载:第九兵团战斗伤亡19202人,冻伤28954人(其中死亡3000多人),冻死1000多人,总计减员48156人,减员幅度过半。第20军和27军缺席了3,4次战役,参加了第5次战役,但不再被当作主力使用,主要对付南韩军。前期未参战的预备队第26军情况稍好,但缺席了第3次战役。

这个王牌军原来是为统一中国而准备的。可是,中共党史的数字显然有水分,比如只说了“战斗伤亡19202人”,竟然不敢提到底有多少人受伤多少人死亡。并且冻伤这个概念也很有弹性,你冬天脚指被冻得了冻疮,过些天自己好了,那也叫冻伤。参战的三个冰雕连仅有两人生还,参加过这场战役的老战士周全弟,作为幸存者,他历历在目:“解小手都不能,只有解在裤子里自己穿干……”,周全弟的冻伤:四条胳膊腿全截。

中国的儒家文化就喜欢吹牛,美化帝王将相功德。对自然,对世界,对历史更多的方方面面视而不见,有一点小成绩就吹得天花乱坠。而对大局和战略失误完全没有概念。

比如,为什么朝鲜金日成就敢统一南北韩,导致中国人去做炮灰呢?为什么越共就敢统一南北越,也拉中国人去做炮灰呢?为什么共产党自己就不敢统一国家呢?我不是说急统是对的,可是为别人统一当炮灰就是对的吗?
当然,为朝鲜统一当炮灰,也没有成功,自然无力跨海对付蒋介石了。况且,这两个国家统一对中国有什么好处?越南统一之后不久便与中国为敌。
蒋介石也是一介儒生,而不是一介战将。

法国思想家伏尔泰也研究过历史,对各国文化有深刻的理解,他认为,一个国民的文化不改变,那么政权更替之后,人们还是沿习过去的思维。
中国正是这样,以反封建的名义夺权,然后共产党继续搞自己的封建统治,只是别号为新中国。


-----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Terms 2021-10-07 02:04
    熟人里有人的爸爸参加过,瞎了一只眼回家。。对这段经历的记忆除了残酷没有任何其他评价。他的描述里,所谓志愿军,是连木棒都没有的赤手空拳的人和全副武装的美国人打。人家的炮弹如雨从天空掉下来,烟尘之后,战友的身体已经四分五裂。他们不是什么军人,就是一群去送死的羊群。
    这场可耻可悲的战争,除了成就金家王朝,加强中共的统治,没有任何一方得益。几十万埋骨异乡的中国青少年,以及至今被独裁恶魔奴役的朝鲜人民。都是悲惨的受难者。
    中共这个血债累累的魔鬼,还有脸拍这个鬼东西来愚弄观众,来给自己脸上抹金,只能说他们都该千刀万剐。。
  • 夜夜笙歌 2021-10-07 09:53
  • lita 2021-10-07 12:43
    我小舅也去過朝鮮戰場,雖然平安無事回來了,也沒有什麼榮譽在身。因為家庭出身問題,七十年代退伍。
  • zhumama 2021-10-11 01:13
    一直疑惑,到底谁需要打这场战争呢?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