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社团组织的阴谋与阳谋

2已有 664 次阅读  2019-12-10 22:34

上篇文章“从圣殿骑士到骷髅会”谈到共济会之类组织的历史和作用。一个具有神秘色彩的组织,总是会引起政府和宗教界的警惕。美国企业家和传教人帕特·罗伯逊在1991年写了畅销书《新世界秩序》,他写道:“世界上存在一个阴谋,它是透过共济会、秘密的光明会、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三边委员会和犹太银行家组织而成的精英集团策画执行的。” 可是,罗伯逊自己也成立了很多组织,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呢?不管有没有,影响力显然没有他批评的这些组织那么大。
显然,他提到的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三边委员会也是政府利用的对象。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FR)是美国一个专门从事外交政策和国际事务的非营利、无党派的会员制组织、出版商和智库。它被认为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外交政策智库。它的使命是让其成员、政府官员、新闻工作者、教育工作者与学生、民间和宗教领袖、以及其他关注各国外交政策的公民,更好地了解世界以及美国和其他国家所面临的对外政策选择。三边委员会(Trilateral Commission),是一国际性非政府组织,非党派的讨论性团体。于1973年7月,由大卫·洛克菲勒建立。目的是建立美洲、欧洲和日本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其宗旨为促进世界各地实质性的政治和经济对话。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直接把这类精英学者/贵族组织当做智库利用,就无法说它们是阴谋。当然,它们对世界的看法和发展对策只是为特定政府服务,对于其他国家来说,也许就是阴谋。
这种组织为什么无法在中国产生呢?说到底,中国共产党是农民起义成功夺取了政权。他们对历史对世界的看法极端狭隘。从反右运动到文化大革命,共产党的所作所为实际就是二十世纪的焚书坑儒,只不过其祸害程度比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大几百倍几千倍。虽然共产党喜欢吹嘘什么相反相成和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但是,人民无法表达不同意见,如果人们因为表达自己诚实的意见而受到迫害,就不会博学多闻,因此整个国家的知识阶层也变得愚笨,无法客观认清复杂的国际局势,最后的结局跟大清有什么区别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前面提到的“秘密的光明会”是否真有其事呢?现在不知道有没有,第18世纪在巴伐利亚成立的那个却被取缔了,也许就是耶鲁大学骷髅会的模仿对象。这段历史也挺有趣。引用维基介绍一下:
巴伐利亚王国因戈尔施塔特大学的实践哲学教授亚当·维索兹宣传启蒙主义的人类伦理的完美可能说(Perfektibilismus),1776年5月1日创建“完美可能性主义者之会”,同年改称巴伐利亚光明会。说成光照会更有动感一些,体现了原词Illuminati的光明照耀黑暗的意义。
1780年德国贵族、共济会员阿道夫·科尼格的加入给社团带来新变化。他开始将光明会体系引入共济会,扩大在共济会中的影响。此时德国共济会的圣殿骑士体系已经式微,在1782年召开的威斯巴登共济会大会上(期间决定将总部迁至德国的法兰克褔)最终被废除,而科尼格和一些光明兄弟会领袖则取代玫瑰十字团在新的共济会体系中获得了领导地位。

光明兄弟会此时仿照共济会组织结构进行改组,核心领导机构称作阿瑞斯圣山(Areopag),由怀斯豪普特和科尼格等社团领袖组成。此后,越来越多的共济会员开始加入光明兄弟会,包括很多贵族,如黑森亲王Karl von Hessen-Kassel,普鲁士将军斐迪南,萨克森-魏玛伯爵卡尔·奥古斯特。
而科尼格看到自己的努力并没有得到什么回报,他开始抱怨,并威胁将兄弟会秘密宣扬出去。这加重了怀斯豪普特的忧虑,因为像魏玛伯爵和歌德的加入似乎有探查的目的。当时光明兄弟会的成员总共有2,000人左右,其中33%是共济会员,主要分布在巴伐利亚和图灵根的魏玛等地。会员成分有贵族、手工业者和商人,其中3/4是政府官员,达到了巴伐利亚政府官员总数的10%,这与社团消灭集权政府的渗透计划有关。
1784年光明兄弟会在魏玛召开会议,决定组建新的阿瑞斯圣山,将科尼格驱逐出会。然而同一年,光明兄弟会面临了更大的危机。7月22日巴伐利亚选帝侯卡尔·泰奥多尔颁布社团禁令,禁止一切秘密社团。1785年3月2日的新版法令中则指名光明兄弟会和共济会有叛国和异教罪行,令行禁止。斯代尔贝格伯爵Graf Stolberg-Roßla就因此被吊销了贵族头衔。
1787年8月16日又颁发了更为严厉的法令,任何加入共济会和光明兄弟会者都将被处以死刑。禁令似乎起到了作用,此后光明会便消失了,怀斯豪普特则逃到图灵根州躲藏起来。禁令也在德国引起了恐慌,人们开始对秘密社团非常敏感,特别是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使各地政府风声鹤唳。罗马教廷于1817年同普鲁士、1821年同巴伐利亚先后签订协定,共同加以镇压。这样,短命的光明兄弟会反而成为欧洲秘密社团中最著名的,成为阴谋团体的代表。

从这一段历史来看,当时德国没有统一,还有很多邦国是王国,他们害怕革命,梵蒂冈教皇也不喜欢启蒙主义,因此,这类秘密组织受到镇压。也难怪马克思在德国呆不下去。

显然,很多新思想,新科学,会带来革命,是光明正大的阳谋,但是对于被推翻的政权或者是深受其害的人来说,也许是阴谋。地是圆的,古希腊的哲学家和数学家毕达哥拉斯在两千五百年前就明白了,五百多年前哥伦布真的以此理论在地球上绕圈子结果发现了美洲。古犹太人相信自己是上帝的选民,可是后来出了一个基督,导致欧洲人信了基督教,犹太人却屡屡成为基督教迫害的对象,比如前面提到圣殿骑士,所谓圣殿,就是犹太王所罗门建的圣殿,犹太人流浪在欧洲做社会低等人,富了财产就屡屡被没收,天主教骑士却保卫圣殿,那个世界乱不乱?达尔文提出了优胜劣汰的进化论,结果殖民者以此为理论,消灭土著居民,这当然不是达尔文的本意,可是有什么办法?科学变成了阴谋。当今的文明冲突论也可能导致冲突,本来各个文明可以自然发展,但是有人可能认为既然冲突是必然的,不如先发制人。

Illuminati,Illuminati,Illuminati。

12/10/2019

Illuminati 和 Novus ordo seclorum(时代新秩序)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