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彼岸花开,谁还在等待

1已有 7945 次阅读  2012-04-28 01:42   标签女子  惊艳  彼岸花开  江湖  红衣 
没落的繁华,震人心魂的琴声悠悠入耳。四年又三百零一天了呢,红衣女子静指而叹。环绕了“盼君亭”的湖,时不时的掀起一阵阵的波动,颤动了女子的心。起身立于湖面抚琴泪如雨下,梨花散落漫天,妖娆妩媚的双眸望向远处,轻启朱唇“公子,是否还记得当年的承诺?”
                               二
她是一只被冰封了千年的血狐。是他用体温一点一点的融化了那千年的雪山冰岩将她救出,放她自由。
她言,公子在塑之恩,红衣没齿难忘。
他惊艳于她的美貌,叹道“血萧红衣果然名不虚传。”‘血萧红衣’是江湖送她的称号。传言,血萧红衣是一只千年狐狸,手执如血的长萧,多少人为闻她一曲,看她曼妙的舞姿而命断黄泉。
她苍白的双颊泛起一丝红晕,“公子过奖了。红衣虽是妖,可也懂得知恩图报。公子,请让红衣跟随与您。”她俯身行礼。
他抚琴叹了一口气后说道“姑娘,人妖殊途。”
妖娆的双眸变得黯淡,如筛的长睫霎时缀满了泪珠,是了,他是人,她是妖,用怎能在一起。“公子若不嫌弃,让红衣为您高舞一曲如何?”
他点头,应允。
他一袭白衣,静坐在冰岩之上,怀抱玉琴。刺骨的寒风扰乱了他的发。而她,一袭红衣,手执血萧立于他的面前。琴起萧落,一时飞花雪月,时间顷刻间静止。一曲终了,他说“多谢姑娘成全。鄙人名允林。能与天下第一美人合舞一曲,在下死而无憾。”
她摇头,道“那里,红衣很久未能听到如此美妙的琴声,该谢公子才是。”
起身,他说,姑娘,在下告辞了。转身欲走,如此决绝。
“公子,且慢。红衣不求结发连理,但求琴箫相伴。”
他说,“好。”
五年又四个月,至他离家上京已经四年多了,记得他离去时,她正身怀六甲。
“娘。”清脆的童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嗯?”回眸一笑,迷倒众生,倾国倾城。这个有着和自己相似面容的女孩,便是她和他的骨肉,也是,她唯一坚持下去的理由。
                            三
时光飞梭,春秋易变。转眼已是五十个冬夏。
“娘!”温柔如水的女声。
红衣静静抚摸着女儿的面容,双眼舍不去的忧伤。“清诺,如果母亲去了,一定要找到你爹爹。”
清诺含泪点头,她欣慰而去。
面带微笑,时光摧残了容颜,却依旧,美如当初。
                          四
她记得母亲的话。
“娘,你为什么要苦等爹爹那么多年呢?”
“因为娘记得你爹爹一定会回来的。”
“娘,爱情是什么?”
“爱情是忠贞不渝。”
“我会有爱情吗?”
“如果可以,娘希望你可以完美的爱一个人。”
“娘。。。。。。”
“告诉你爹爹,不喝孟婆汤,不过奈何桥,三生石上等三年,待到彼岸花,意中人,自归来。”
娘走了,她终离开竹林。
京城,她得知允林驸马过世。
岁月的沧桑,模糊了他的容颜。娘,爹爹终是负了你。
她含泪穿上娘的红衣。飘然而至他的灵前,跪地三个响头,“爹爹,你终未回来。”语毕,华贵的灵堂顷刻间灰飞烟灭。
                        五
终是离开京城,随着流水暗香,她看到一片湖。人为其名曰“望夫湖”
执泥变亭,她为此亭取名为“盼君亭”
有谁知,她的悲伤?
她不会吹血萧,手执玉琴,她轻吟“孟婆汤,奈何桥,三生石,奴愿待到彼岸花开日。。。。”
雪,覆盖了一切,她终是随母亲一起,含泪而终。
那一年,盼君亭轰然倒塌。
公子,你是为何没有回来实现诺言?她终是与母亲一样,苦等百年。
她亲手结束了女儿的生命,因为她不想让女儿与自己重蹈覆辙。
云起刀落,一刹那,鲜血染红了朝阳。
琴起萧落,她说,吾愿等到彼岸花开。
                        六
钟声一遍遍敲击,两抹红色身影格外清晰,红色的彼岸花,究竟何时,才能盛开?三生三世,心如止水。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