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月余

4已有 760 次阅读  2020-07-15 12:15
过去一年里发生3件大事,香港游行,武汉肺炎和全国23省发水。这是三件根本不相干的事。但却有一个非常一致的pattern。 就是从事件发生,到官披(喉舌报道)中间基本是一个月的时间。 说明这类大事的决策权在顶峰。而决策循环是4~5个星期。在此期间,各级官员只能在殿外候着。懂事的媒体则卖力地‘岁静’。

香港去年的大规模游行, 是在6月6日开始的,最初上街的是3000名律师。当时微博上凡是有香港二字的一律删。甚至有人写明天香港天气状况的都不能幸免。而后万棍齐发。铺天盖地地污蔑香港人。这已经是7月中旬了。全国人民一脸的懵逼地发问:‘还有比香港更不要脸的吗?’



武汉疫病, 这个不明肺炎可以人传人的情况从圣诞节就已经在武汉几家大医院流传,最近从香港逃出的病毒学者闫丽梦进一步证实了这点。可有司还是封堵了规治了李文亮,痛骂了艾芬。直到一声令下封城,全国人民才问:武汉咋了?

中国这次23个省发水,6月就有水利专家吹哨,‘宜昌之下:跑!’。可还是涛涛水声中官媒静悄悄。直到史无前例地开闸,不少人争着脑储农夫山泉的时候,江西已经5分钟水灌满一层楼房的水势。面对半壁江山水漫金山, 中国人民还在问:哪来的水?  



正可谓: 从来朕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