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我跟我妈去卖猪

10已有 728 次阅读  2023-09-27 23:14


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就记得家里一直养猪。比我小两岁的弟弟也记得。于是我家流传的一个笑话就是二姑问当时三四岁的弟弟:“咱家里有几口人啊?”弟弟回问:“算不算猪啊?”我们老拿这个笑话说弟弟有点儿傻, 后来我才意识到弟弟的回答说明猪对一个农村家庭的重要性:毕竟“家”这个字就是房屋里吊着一头猪啊!

 

但我家猪住在自己的猪圈里,就在正房的旁边,条件很艰苦,土坯垒的棚子,稀泥加茅草盖个顶,再用几块木头搭出个圈,里面放个猪食槽,就行了。好在猪也不讲究,就在这大概五六平方米的地方吃喝拉撒,屎尿量很大,所以我爸爸要不时地清理,俗话叫挑猪圈。

 

至于小猪崽是哪里来的,我不太清楚,应该是生产队有渠道购进,然后分配到各家各户。我家一般养两头,估计多了队里不允许,家里也喂不过来,毕竟这家伙太能吃了。我稍微懂事儿的时候就开始帮家里打猪草,就是马苋菜,要切得碎碎的跟其他饲料一起煮熟了,所以我妈妈经常晚饭后还要忙着做猪食。我偶尔帮忙喂猪,拿个大马勺一勺一勺地送猪食槽里,也会一不小心浇到埋头猛吃的猪脑袋上。

 

养猪还有一个技术问题,就是煽猪,也就是把公猪阉割了,据说这样猪脾气会变好,而且长肉快。这个技术不是人人都会的,村里有专门的猪大夫,时间到了就会上门来煽猪。具体细节我没机会看清楚,但是记得猪大夫一般会把煽下来的部位拿回家下酒喝!

 

煽完的猪蔫两天就继续吃完了哼哼,哼哼完了再吃的日子,不到一年就可以出栏了。离开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猪圈,猪们都叫得很凄惨,也许是预感到自己的猪生马上就要结束了。但这是我家人很高兴的日子,一年的辛苦终于可以变成可见的钞票了,而且可以暂时从每天不停的喂猪大业中歇一下。

 

就像发猪崽一样,一般来说生产队有统一收猪的日子,几个有力气的邻居上手帮个忙,猪就被五花大绑地送走了。但是有一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收猪,也许是家里急着要卖猪换钱,所以要自己把猪送到收购站,于是妈妈拉了一辆小推车去卖猪,我是跟她作伴的那个,没什么拉车功能。我记得那是一个夏天,天气热得要死,躺在小推车上的猪也挺安静,但路真是远啊!我感觉走了好几个钟头才到了胡家园。那时候胡家园地区正在修路,应该是津塘公路,工地坑坑洼洼,越发难走。后来我骑自行车以后发现这段路一共只需要半个小时。但当年的我还不知道相对论,迈着小短腿走在烈日下,觉得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 等到终于把猪卖了以后,我妈在附近给我买了一根冰棍。根据相对论,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一根冰棍。

 

至于那头猪,我好像梦见它被放到一台机器上,被传送带送进去,然后从机器的另一头出来很多香肠。不过也许是很多年以后听完某段相声以后想起了那头猪,然后做了这个梦。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夜夜笙歌 2023-09-28 00:13
  • lita 2023-09-28 06:41
    想起印象深刻的往事,感觉特别。
  • Sylvia 2023-09-28 07:46
    那时候的猪肉也特别香
  • 火法帝生 2023-09-29 10:24
    于是我家流传的一个笑话就是二姑问当时三四岁的弟弟:“咱家里有几口人啊?”弟弟回问:“算不算猪啊?”
    哈哈。。。。
  • 彭丽芳 2023-09-29 14:21
    而今,国中一豕,中国成圂院。黑豕食尽两槽获膘逾两百斤,俄而占圈拒出。每闻出栏之议,必啃槽拱墙屎尿汤里打腻扬臭…可有贵乡人愿抬之去供销社呼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