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博客书架

由问路想到的

6已有 1587 次阅读  2020-06-03 10:12
因为疫情关系,图书馆关闭了。
然后一直发公告说要重开,书本也自动延期到五月底。本来想着疫情到了夏天应该就可以过去,五月底已经绰绰有余,没想到,疫情的过去比人们想象的要慢得多,所以图书馆的公告一直往后拖,直到最后,采用预约制来进馆。
我几本书拖不下去了,在网上预约了总馆几次都排不上号,一天1500个号,一下子就没了。我打电话给各个分馆,区分馆倒是有开的,社区和街道图书馆就仍然待定。
预约了一个区分馆,和工作人员约定了时间,我就按照地址出发了。

这个分馆是在一个小区内,写的地址很笼统。我只能先到了小区附近,然后跟人打听问路。
作为一个路盲和方向盲,问路基本是我到每一个新地方的必经之道。我挑选的基本都是本地居民,有环卫工,有带孩子的妈妈,有出门买菜的老人,有警察,有小店店主,甚至还有文化馆的工作人员和街道办事处人员。然而效果不佳。
虽然我是很正式的把分馆的名字都全名报出,但是不少人仍然给我指了另外一个大图书馆的方向。我是走到这个大图书馆附近,才恍然大悟这些人完全没有把我的需求听进去。
而这些指路人的指路法也基本一致,“你沿着这条路一直走,然后左/右拐,一抬头就看见了。”我走路走到怀疑人生,以为我进了哈利波特的魔法学院,里面的路是有自己灵魂的,自由组合。
直到最后,我偶遇街道办事处,进去打听时,一个老头又是这一套。我稀里糊涂要走出门时,突然灵机一动,问了整段时间最具价值的一个问题,“这个图书馆所在的大楼在外面叫什么?”他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哦哦,我们都管它叫计生中心,你跟人打听计生中心都知道。”
然后我出门随便问了一个环卫工,之前她一脸迷惑的摇头说不知道附近有个图书馆,现在一听我问计生中心,马上热情的给我指明了方向。

然后,我顺利找到了图书馆。测温,扫码,登记,酒精洗手,才能进去还书借书。

这场闹哄哄的问路,让我开始反思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得出两个结论。

一,跟普通人说事情,不要太仔细,也不要太马虎。
我之前为了精确问路,是把图书馆全称都念出来的,但是仍然有一半人,认为我找的是那个大图书馆,并给我指了错误方向,浪费了我时间。
我发现,普通人的信息接收能力其实比较弱,在处理自己不熟悉和与自身无关的信息时,CPU可能并未全速运作,他们会只提取自认为熟悉的信息,并且在自己脑海中经过一次改良,再次输出。比如,我在问路时,很多人并不会认真听完我的需求,或者说,当图书馆这个词进入他们脑海后,他们就认为已经提取到足够信息,忽略了其他修饰定语,并且在他们脑海中重新组合,认为我寻找的是他们熟悉的大图书馆,之后把这个信息传递给我。
整个信息传递链条,在其中发生了变异,但是受众的我茫然不知,做出错误抉择。

二,跟普通人说事情,要抓住他们熟悉的点。
之前我问路,问的是图书馆,然后出来很多奇怪的答案,但是当我修正了主语,问的是计生中心,他们就能准确无误的答出来了。

从这两个结论,套用到现在的网民舆论上,感觉很有趣。
就用最近突然冒出来的老师体罚学生---家长爆料学生吐血并且入院治疗----老师被教育局处罚----调查显示家长故意造假以诬陷老师,这个热度事件来分析吧。
一开始,家长在微博爆料,说孩子被老师体罚,吐血三升,并且提供了几张血迹斑斑的校服照片,而孩子因此急速送入医院治疗,生命垂危,又有几张孩子奄奄一息在医院输液的照片为证。
于是,一场全民大控诉开始。大家开始骂老师体罚学生,并且回想当年我也是被老师体罚过的可怜孩子啊。。。。其实我一看照片,就觉得是假货。讲真,连TVB这么省钱的剧组,造假的人工血液都比这几张沾了血迹的校服照片要逼真啊。为啥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却能蒙蔽大批网民?
网民无法接收庞大信息,他们只会提取自己熟悉的信息,并且经过自己脑海处理,就此认为自己得到了完整和正确的信息。本案例中,网民看到老师体罚,沾血的校服,能够提取的信息就是老师体罚导致孩子吐血。这种体罚信息是近些年来新闻出现比较多的,在他们脑神经中多次重现的旧新闻,熟悉度很高,并且部分网民有小时候被体罚的经验,于是脑叶中留着这种信息。所以,这些网民遇到这样一条信息,第一时间提取的就是自己熟悉度很高的体罚信息,忽略了其他的相关。

因为普通人对信息接收的这两个特点,所以才有了现在娱乐至死的信息环境。
如果你好端端的给普通人传递一条信息,内里有各种信息的细节,他们一定是不会感兴趣的,所以公众号使用了危言耸听的震惊体标题,力求在标题十几个字里就传递出某个特点,而读者看到标题,获取到这个点,他们就满足的认为自己已经阅读了全文。
为啥写公众号的,男女感情问题点击率特别高?因为每个人都会遇到这种事,是一个大众都熟悉的点,能轻易撩动大众的手指。

再往深里想想,其实大众就是一群向日葵,熟谙了大众特点的心理专家,真的特别容易愚弄群众。
想当年,我党在群众思想工作上的造诣那是登峰造极,太祖曾说中宣部就是阎王殿。现在的政府新闻办和公关人员,真是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可惜了这门手艺。。。。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涂鸦板